老茶团

哎呦这土还挺好吃的×

本子到了!有空去基友那里拿!

在这里吹一下两位可爱的太太!

感谢 @-451- 太太出本!虽然买的时候挂袋刚刚好没了,红包也没抢到,色纸也没抢到,但是还是很开心的![自我安慰]

p2是 @莉茲Lizzy 太太的《爱情,不过如此》和《昙花梦》!明信片也超好看的啊!!

【三日鹤】邻居恋人03

直至如今,鹤丸不得不承认三日月的记性非常好,虽说这早已得到证实不过这件事来来去去怎么说都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啊?三日月是怎么记到现在的啊?!

如果可以鹤丸现在想穿越到他六岁的时候把自己暴揍一顿……

“好累啊……”鹤丸他真的很心累,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好奇心实在太重又想着过去跟未来的邻居打声招呼如果可以的话还可以吓他邻居一跳,结果现实啪啪的把他脸打肿了,而且还吓了自己一跳,不过三日月应该也被吓到了吧?嗯……大概被吓到了……

他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特别是看到三日月的那一刻,那张脸在别人看来是上帝最美的艺术品,但在鹤丸国永看来肯定不见得了。

那张脸让他想起小时候种种不好的经历和五条夫人整天在他耳边叨叨一大堆道理,又不能骂回去也不能说什么,鹤丸就这么憋着,差点没把他憋出病来,顺带还把耳朵弄出什么毛病来。

哦,Fuck,果然还是聋了比较好。

这说多了都是泪啊,大海都装不下的泪啊!天空上下的雨都是他的泪啊!他的童年就是每天在照顾三日月和被五条夫人整天啰嗦中度过的,三日月宗近,真是太恐怖了啊!

鹤丸表示再这么想下去自个都快疯了,于是他从房间里拿好衣服出来后放好然后把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扔到洗衣篮里,瞧他那甩衣服的样子怕不是把篮子当成三日月一样来扔过去了,尽管那个篮子只是虚晃了几下然后又固定住了……

他走进卫生间调好温度打开淋浴头,暖呼呼的水尽数淋在头发上让他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突然鹤丸寻思着不对啊,为什么他看到三日月以后心就静不下来了?而且还按耐不住想分分钟去打死三日月的心思,他左思右想啊,想着想着又觉得哪里不对,而且疑问越来越多还越来越奇怪?

譬如如果像三日月所说的那样,回国后有跟家人打电话通知自己回国了,那么第一时间五条夫人得到消息后会火速打电话来追杀鹤丸,然后说三日月哥哥回国是知道自己的生母在这担心着他,说三日月是有多么的孝顺再看看自家孩子,一天到晚不是这儿让五条夫人担心,那儿让五条夫人操碎了心,然后说完后又叫他多像三日月哥哥学习,还可以邀出来见一见叙叙旧,毕竟也是一块长大的朋友,有什么困难还可以互相扶持一下。

说白了就是五条夫人让他和三日月见面挫挫他的锐气还会让人家觉得五条家的鹤丸国永其实也是个懂礼仪,落落大方的人,实在是一举两得。

鹤丸真是越想越气,所幸的是并没有发生,不然在鹤丸接收到三日月回国的消息的那一瞬间和挂掉五条夫人电话的下一秒怕不是收拾好行李直接跑路,至于跑去哪里鹤丸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打死都不要和三日月见面!

但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他现在不但和三日月误打误撞见了一面还是未来的邻居……

突然像是金属物掉到地板发出清脆的声音让鹤丸从思考的大脑中清醒过来,他转头一看,三日月正拿着那碟他用来做巧克力马芬材料的碟子出现在他背后。

他现在是光着的,没穿任何衣服的,正在洗澡的,淋浴的水从后颈的长发流至背上再到腰椎尾上,再一点一点的滑落至洁白的大腿根上,三日月非常仔细的端详着他,然后说:“嗯……身材不错。”

鹤丸先是没反应过来然后脸上的红晕泛滥,最终变成恼羞成怒:“你给我滚出去!!!”

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了图
我又没忍住改成沙雕图了[让我笑会]
灵感来自 @無名 太太

【三日鹤】老师!我看上你啦![8]

鹤丸表示现在他真的很想远离这是非之地,但三日月的手硬拉着他再加上面基本已经上好了肚子开始打鼓了现在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他只好安分的坐在椅子上,吃东西,跟三日月的兄弟们一起……

要怪就怪三日月非得选中这么一家拉面馆,还是这么一家安静的有点诡异的拉面馆,弄的鹤丸都不敢放声大吃,而是小口小口的在嘴里进行反复的咀嚼动作,实在是太不尽兴了,而且他们还非常运气好的在这么一家拉面馆里碰上了石切丸,今剑,岩融三个人,还能怎么说?世界真是太小了!

“小狐丸啊,他跟同学出国旅行去了,大概一时半会不会回日本。”那个块头最大的岩融正把碗中的肉一块一块的挑给旁边正吃的津津有味的今剑,今剑大口的咬着肉片口齿不清的说道:“就算小狐丸在这看到三日月也会吓的赶紧跑的吧!哈哈哈!”

只有石切丸没有陪岩融和今剑胡闹,他非常礼貌的问:“你旁边的这位是?”鹤丸意识到自己被点名了,然而三日月的口要比鹤丸思考的快,鹤丸就这么看着三日月面无表情的说道:“哦,这位是我男朋友。”

岩融吓的被面条噎住,今剑则被肉片给呛的一直咳嗽,石切丸不愧是石切丸,只见他轻咳几声然后说:“不会是你强迫人家的吧?”

“我像是那种人吗?”三日月露出一副完全不可以说是委屈的表情然后全部人盯着三日月在心里几乎同样的默念了一遍:像!此时鹤丸发声了:“其实我是他的老师——”然后三日月盯着鹤丸。

“兼男朋友……”

石切丸和岩融倒是接受良好,但今剑凭着身材娇小的优势绕过三日月搭着鹤丸的肩膀:“如果三日月欺负你了你就打电话给我们,我替你教训他!”然后把写了岩融电话的小方卡递给了他,鹤丸正疑惑的接住时他问了一句他一直很想问的话:“你们兄弟几个谁最大?”

三日月捏着太阳穴说:“石切丸兄长在排行里最大,其次是今剑,岩融,我,还有最小的小狐丸。”三日月拉过鹤丸在耳边悄悄的说:“千万不要说今剑矮,因为就算老师练过也不见得能打的过今剑。”

“嗯?怎么了?”今剑歪着头,笑得一脸灿烂……但还是让鹤丸打了个寒噤,果然还是赶紧离开的好啊!这兄弟之间的气场都太恐怖了!

“你们的关系发展到哪了?牵手?拥抱?还是接吻?”石切丸继续问道,就在鹤丸正左右为难又被石切丸这样问的时候,又像是抢答题一样,三日月嚼着嘴里的肉片,说:“上床了。”

面馆一片静寂,虽然本来也就只有他们几个,但这信息量实在有点大,大的鹤丸当场石化了,然后又是由石切丸尴尬的咳嗽解开了尴尬的氛围……

“那你们看哪一天有时间去见家父吧,正好家父最近……闲得慌。”

【三日鹤】邻居恋人 02

烤箱发出嗡嗡的声音,时隔了几年时间他们的相遇竟是如此巧合仓促又非常搞笑,三日月看着碟子里的那些材料:“你喜欢吃甜点了?”鹤丸被这突如其来的问答吓了一跳差点将手上的东西又打翻了,还是像以前一样冒冒失失。

三日月看着鹤丸这一连贯的反应然后问:“我吓到你了?”

“有那么一点吧……嗯…准确来说有点让我吃惊。”鹤丸拿起碟子中作为材料的巧克力掰下一块放进嘴里:“也不是说能吃甜点,只是能吃巧克力而已,但是太甜的话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反胃。”

“那你做这个是给?”三日月这才发现自己问的似乎有点太多了,然后他又不补充一句:“你不想说也可以。”

“也没有啦……”鹤丸戴上防烫手套慢慢的从烤箱中拿出盛着巧克力马芬的碟子:“这个是给朋友的。”鹤丸递给三日月一块蛋糕:“尝尝?”

三日月应声接住,然后撕开蛋糕外面的纸杯咬上一口,鹤丸专注的看着三日月脸上的表情:“嗯……怎么说?味道有点怪?”

“会吗?我尝尝。”鹤丸接过三日月手上的蛋糕捏起一块他没吃过的地方然后放进嘴里,完全没注意到三日月的表情:“不会啊,是不够甜不合你胃口吧?”

三日月盯着鹤丸,说:“我现在也不是很吃甜。”鹤丸有点尴尬,他抬手去顺自己有点凌乱的白发:“额……也是啊,毕竟人的口味是会改变的。”

三日月完全没有注意鹤丸在说什么,他现在直盯着鹤丸白皙的手臂再一点点往上移至凹凸有致的锁骨和纤幼的脖子,他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发小长大后倒是有一番风样,只是太瘦了点,像那种轻轻一碰就容易碎掉的那种,三日月记得小时候的鹤丸是有点婴儿肥的,白白胖胖的看起来就很好捏,虽然说现在是瘦了很多但是看上去还是很健康的,而且仔细看的话其实还有一些不明显的肌肉纹理。

“你跟阿姨她们说过你回国的消息了吗?”鹤丸语出惊刃把三日月竟看的有些出神的状态给拉了回来,良久,三日月说:“电话里说过了。”三日月其实根本没说过,似乎他也有些惊讶他对鹤丸撒了谎。

“这样啊……”鹤丸这一回答让三日月有点搞不懂状况,于是他问:“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鹤丸摇着头说:“你如果不想说的话我也就不问了。”三日月竟有点恍惚,这还是当年住在自家隔壁的那个毛头小子了吗?完全就好像变了个人,如果是这样的话………

三日月起身轻松的跨过与鹤丸隔着的沙发朝着鹤丸愈欺愈近,鹤丸看着三日月这一动作久违的心中警铃大作:“喂喂,你想干什么?”

鹤丸还没有来得及后退三日月的手早已向他伸来然后抓住他的手臂,鹤丸极力挣扎关节却像是要被捏的粉碎,他瞪大眼睛三日月那被放大的脸微微一倾像是准备要做什么事一样,就差那么一点!

鹤丸头往后仰想给三日月来个重重的头槌,但是现实却是三日月在那时刻直接躲开了,然后笑着对满脸愤怒的鹤丸说:“哦~看来你还记得啊?”

“我靠你这个老流氓怎么还记得!!”

“当然是我记性好啊!”三日月摆出一个胜利的表情让鹤丸分分钟想揍他。

pocky game.反攻计划!

*现代pa
*小狐丸弟弟出没
*与文章没有什么关联的标题
——————————————————————————

三日月:反攻?不存在的。[总攻的微笑]

自鹤丸和三日月确认恋人关系后,他没有一刻放弃过把三日月压到身下的想法,相反是日益俱增。

‌当然每次都不得而终甚至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小狐丸,你怎么看?”鹤丸正盘腿而坐一脸认真的看向三日月的弟弟小狐丸。

“额……请容我真的不能说……”小狐丸觉得昨晚吃的油豆腐都要吐出来了,他死命捂着肚子。

“为什么不能说啊!你看看你,被三日月欺负的都消瘦了多少,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报复回去,结果你却……唉……”好一个情感拿捏,好一个声形并貌,鹤丸都忍不住想给自己鼓掌了,结果却没料到小狐丸不为所动。

小狐丸摇摇头表示你别想忽悠我,没有用的,他说:“因为那是兄长大人,我怕我告诉你后我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其次我并没有消瘦了不少,我还胖了,俗话说得好,君子动口不动手,我觉得您应该回炉重造一段时间了。”小狐丸详装拿起手机拨打五条家父的电话,鹤丸匆匆忙忙的抄起外套跑路。

电话里传出三日月的声音:“干的不错,下个月的生活费和零花钱我已经打过去了,等一下自己去看吧。”然后电话挂断,小狐丸瘫在床上怀疑人生:您老能别带着我一起玩吗?!小狐受不起这份“沉重”的爱啊!

鹤丸狼狈的从小狐丸宿舍里逃出来后,一路踢着石子一边嘀咕:“如果我不怎么样三日月可不是君子动口不动手那么简单啊!!”

此时的三日月正坐在自家沙发上看电视打了喷嚏:“哎呀,看来是鹤想我了呢~”鹤丸只觉一阵恶寒。

鹤丸本就心情不好,回到家后心情就更不好了,他将西装外套狠狠地扔在地上,气势汹汹的走向沙发上坐的端正的三日月,扭正他的肩膀一口气跨坐在大腿上让他对着自己,见三日月没有反应他张开嘴一口咬掉三日月叼着的半根百奇饼干,有那么一瞬间如蜻蜓点水一般。

鹤丸离开后三日月笑着拿起放在旁边的半盒pocky递给鹤丸:“要玩游戏吗?”

鹤丸也笑着:“像以前一样?”

“嗯,像以前一样……”以前他们也玩过“pocky game”,那还是在他们大学毕业狂欢会上的时候,也是他们成为恋人的契机,当时灯红酒绿,场面糜乱,鹤丸不知道被别人灌了多少酒,有人提议那万年不变的“我们来玩游戏吧”的梗,然后他们抢走了来自情侣们带来的百奇饼干来玩游戏。

有幸的,鹤丸跟三日月被选到了一起,更有幸的,他们之后成为了恋人,后来鹤丸问起三日月的时候,三日月自己也搞不清楚,也许是那可人的嘴唇,或者是那紊乱的微醺,又可能是鹤丸无意间透露出的喘息刚刚好只有三日月听见了,他拉过鹤丸的脖子,分享之间的气息……

而当时他们的游戏内容是:谁先咬断饼干谁就是受,毫无疑问的鹤丸率先咬断了饼干还咬破了三日月的下唇……

他们重新回顾以前的玩笑目的早不是分俩人的属性了,只是找了个恰当的理由互相索吻,鹤丸知道的,三日月也知道的。

俩人离开的时候三日月吐出舌头,上面还保有一小根百奇饼干,鹤丸愣了一会,然后手指插入发间大笑:“看来还是你赢了。”

【三日鹤】老师!我看上你啦![7]

[1]
[2]
[3]
[4]
[5]
[6]
[8]
  
————————————————————————————
“放开……”鹤丸一脸黑线的对着抱着自己大腿的三日月说。

“不,我不放,除非老师带上我,不然我是不会放手的!”三日月现在是整个人挂在鹤丸腿上的,对,大腿挂件,我鹤丸好歹是练过的,怎么就搬不动个人了?!

“……好,我放弃了”

鹤丸生无可恋的坐在自家沙发上,而三日月还是坚持抱着他的大腿:“我都说了只是学校开的交流会而已,去的又都是老师,你怎么就这么不放心啊?”

“我怕别人看上老师,要是老师被别人拐跑了我可是会很苦恼的……”

“最开始拐走我的人是你吧,而且你就这么相信肯定会有人看上我吗?”

“女老师的话我还可以推荐别的男性,但是男老师的话当然还是要从根本抓起,所以老师带我去不是刚刚好吗?”

“不,带你过去才更危险,而且我怕你在那里做一些对我不好的事情,本来我的节操已经所剩无几了,你再这么闹下去我还用做人吗?”

“哦~老师怕我做什么对你不好的事?”三日月掰开鹤丸的大腿整个人卡在中间,一腿还抵在那不得了的地方,有意无意的隔着布料擦过,靠地位优势压住了鹤丸,双手靠着沙发背固住鹤丸的行动。

“三日月同学你先冷静!不要这么冲动!我带你去不就行吗?”鹤丸,很慌!但是他还是要保持微笑x]

三日月笑的一脸灿烂:“我很冷静啊,不过现在改主意已经晚了老师~”鹤丸好死不死非得在这关节骨上作死,真是作死不如鹤丸的那一句:“你是吃醋了吗?”

三日月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他埋头专注于把自家恋人的衣服脱下,鹤丸千方阻挠最后衬衫纽扣被全部解开准备下一步的时候鹤丸深吸一口气抓着三日月的衣领来了个旋转反位,眼神非常冷漠:“我跟你说过我练过的吧。”

三日月盯着鹤丸不语,他的恋人正大敞胸膛的展露在他面前……他微微一笑,然后抱住鹤丸,良久:“鹤,我吃醋了……”

“鹤”这一词鹤丸不怎么从日常中听三日月说过,一般只有在特殊时候才听得到,大多时候三日月都是叫鹤丸“老师”,现在三日月却在这种情况下轻而易举的说出来,让鹤丸猜不透他的心思,他俯身抱住三日月,像哄小孩一样拍他的背:“到底怎么了?”

“老师知道我家中除了我以外还有兄弟的吧……”

“嗯,听说你很不受家中兄弟待见……”

“不,不是这样的,只是因为我自己有问题……兄弟们很照顾我,但是也因为如此他们也很苦恼。”三日月抱的更紧了些,他说:“老师,你不懂的——”

[我对你的感情永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啊,终究会……]

“—你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到底是谁想的太简单了啊?三日月宗近。]鹤丸蹲下来埋首在三日月肩上:“我们去吃东西吧……”

“但老师还是先把衣服穿好吧,我怕等一下我把你当晚餐吃……”

——————————————————————————
下一章大概三条兄弟出现?大概……

【三日鹤】邻居恋人 01

三日月宗近喜欢吃甜食,但是他唯独不喜欢吃巧克力。

鹤丸国永不喜欢吃甜食,但是他唯独喜欢吃巧克力。

三日月和鹤丸俩人非常合不来,无论是作息规律,饮食习惯,喜欢什么样的人和事都大相径庭,可就是那么神奇的他们成为了邻居,更神奇的是他们成为了恋人?!

在很小的时候,三日月和鹤丸就认识了,因为双方父母一个是大学宿友兼挚友,一个是同烘培班的好友兼闺蜜,在鹤丸出生的几天后五条夫人得知三条一家要搬到她们家隔壁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开心,三条夫人是专业的甜点烘培师,理所应当的他们一家都喜甜,在搬过来的那几天三条夫人可谓是拿出自家绝活做了很多精美的甜点送给五条一家,甜品容易治愈人心,特别是好看并且好吃的甜点,这让产后抑郁期没有出现在五条夫人身上,并且还重了几斤。

五条国永和五条夫人也喜甜,这也是双方父母交好的原因之一,可鹤丸国永不喜甜,一点也不喜,后来鹤丸还用行动来证明了一点点甜的东西也能让他反胃,呕吐,可在幼时的三日月看来这是不可理解的。

三日月宗近不喜欢鹤丸国永,鹤丸国永也不喜欢三日月宗近……

大概是什么时候俩人开始互相讨厌了?大概是因为鹤丸讨厌三日月那种安静温和的性格,三日月也讨厌鹤丸那种做事不过脑的做风。

三日月宗近永远是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在鹤丸小时候算是深刻的明白了这句话的意义,家长每次说起鹤丸都是随便应付几句敷衍了事,五条父母也很无奈但也再没说什么,唯一有一次鹤丸和五条父母大吵特吵后,鹤丸说了一句:“有本事让三日月来当你们儿子啊!”

结果五条夫人来了句:“我也想啊!可是人家不同意啊!”

鹤丸愣在那里内心崩溃:“我靠!你们还真想让那傻子当你们儿子啊?!”

鹤丸国永也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就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闹事特别大的“别人家的孩子”,每次三日月出门总会听到门后面的吵闹声,然后嘎然而止接着是家长语重心长的话语,然后又是一阵吵闹……

后来在三日月对鹤丸的形象就是一个字:闹。

鹤丸经常去三日月家串门,后来三条夫人还特地配了把钥匙给鹤丸,说有事没事都过来家里做客,说是做客其实还不如说是照顾三日月。

直至长大后鹤丸似乎还在履行这一被他列为“义务”的行为……

从小到大三日月都是十分念旧的人,鹤丸一度认为三日月是那种随遇而安的居家男人,像所有人认为一样,他会找个漂亮并且贤惠的女性结婚生子,生活平易没有什么大的波动,等孩子长大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也步入了人生的黄昏时期陪着自己共度一生的恋人在树下讲讲一些年轻时所见所闻的轶事,如果条件允许,还可以趁着夕阳牵着手走回家,平淡而又美满……

但是三日月并没有像所有人想象的那样走上那条路线,所有的想象被他踏上出国留学的一步全部打碎,并且本人也不知道那一步让他接下来的人生道路变化无穷充满趣味。

后来三日月从国外回来的时候他没有对任何人说,当然那个闹哄哄的白毛小子他也没有说过,完全没有必要,三日月仔细想想他在国外呆的几年,大概小时候隔壁的白毛小子也已经步入社会有几年时间了,应该也就没有小时候那么不成熟了……

反正他们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三日月回国后搬进了他外国朋友在日本的一套房子,想着初来驾到要不要去跟邻居打声招呼但想想还是算了,他还是先把欠下的文章给写出来,然后再整理刚搬进来混乱的行李,就在三日月刚整理出一块空地准备拿出笔记本码字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三日月很无奈然后起身开门。

虽然很抱歉不过能不能借你们家的厨房一用!一个非常熟悉的白色青年拿着一碟融化的不明物体和其他一些材料弯着腰……

“鹤丸国永?”

“诶?”鹤丸抬起头看到眼前人险把手中的材料打翻,幸亏被三日月手疾眼快的接住了。

“你怎么还是这么冒失啊!”三日月接住了碟子整理好递给鹤丸……

“三……三日月?”

【三日鹤】老师!我看上你啦![2]

[1]
[3]
[4]
[5]
[6]
[7]
[8]
  

莫名其妙被屏蔽???
————————————————————————
此时鹤丸的内心是崩溃的,不管睡了他的是男人而且还是他的学生,他现在只在意为什么自己是下面那个,明明他比三日月大!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鹤丸是不记得了,只知道当时三日月说庆祝怎么少的了酒,然后就拿了几罐啤酒过来,鹤丸不是那种一杯倒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喝了没多少后头开始昏昏沉沉的,之后就好像被三日月抱到房间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而且在模糊的记忆里好像是自己主动要求做下面的……

“OMG……”

鹤丸好像想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为什么自己会主动当下面的?而且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鹤丸仔细想也只想到当时自己特别享受动作所带来的快感,想到这些鹤丸不禁拉了拉被子捂住已经通红的脸……

三日月因为旁边的骚动醒了过来,然后抱住了旁边的温度,显然这个动作吓到了鹤丸:“老师,做了就要负责啊……你不会想跑吧……”

[我才是受害者诶!怎么到了你这反而我就是罪魁祸首了?什么叫作做了就要负责?我才是下面那一个,我屁股还痛的厉害呢!!!]

忽然鹤丸再次意识到他刚刚一直在人生思考没有去穿衣服,三日月现在是抱着他的,两个男人抱在一起!而且三日月还特别手欠一直来回抚摸着他的腰部,然后慢慢的滑下去……

“住手!”鹤丸双手双脚抵住三日月,然后他熟悉的感到了一个炽热的物体抵在小腿上……

后知后觉的鹤丸终于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然后连忙后退差点没滚下床,不过却被三日月抓住手腕一把拉了过来然后打横抱了起来走到卫生间,鹤丸在三日月怀里挣扎着,没料三日月一手用力按在他的腰脊尾上,因为昨天的胡闹那里是酸痛酸痛的,鹤丸这个人都软了下来……

“你个……混蛋……”

“彼此彼此……我的老师~”

后来在三日月的帮忙下鹤丸洗了个澡,接下来的几天他可能都得在床上度过了……